Cindy

...
绑画/伏田

【KQ米英】Wedding

#给抹茶太太的生日贺文

#结婚啦!

两年前,黑桃国的国王上任了,没有仪式,甚至没有太多祝福,因为战争。

太年轻,所有官员都议论着。战场上的士兵也因为如此成为逃兵,国民们都说着黑桃国要衰落在这位不懂事的年轻人手上了,收拾家当走了。

阿尔弗雷德带着他仅有的士兵以超强的勇气击退了一批又一批的入侵者。

是太年轻了他,从来不注意身体,甚至不会用皇室配给所有国王的魔法师。

他的魔法师亚瑟柯克兰是看不下去这个蠢国王了,自己都快死了,也不吩咐魔法师来帮个忙。

他在沙场边画下完美的魔法阵,星光,植物,动物的力量,魔法阵开始发光。这位粗眉毛的魔法师认真地念着他自己研究的魔法,没有陈旧的魔法书指导。

“黑桃的一切,请给予一些力量,让不属于这里的污秽永远离开...”他的话语在黑暗里发光。

战场的喧嚣在此时安静了,天上的星星也不说话了。

 

这位过于自信的KING被这个魔法师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

阿尔弗雷德醒来的时候,眼前那个小魔法师正红着脸看着自己。

“啊啊啊,国王您醒来了啊。”他马上转过头去,柯克兰当时才不会承认自己觉得这个蠢国王其实很帅呢。

“是你救了我吗?”康复的国王在柯克兰耳边低沉地说道。
“我我我,才没有呢,我是看国家都要亡了才顺便救了你啦...没有啦。”柯克兰面对国王的质问,手忙脚乱地整理着桌子上装魔法药的瓶瓶罐罐。

 

两年后的黑桃国不但没有想一些人的预言那样衰落灭亡,而是变得更加兴旺,依旧是那个扑克大陆的最强国。

他很年轻,阿尔弗雷德的大臣依旧那么说,但是他意外的很出色,很勇敢,他们还这么说。国民也是。

平常他一点都不成熟的时候就只有在和他的小魔法师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在出席外交会议时带着自己的小魔法师,尤其在会见一些关系并不是很好的小国家时,他比起和那些小国家的首领大眼瞪小眼,更倾向于和自己的魔法师眉来眼,有时甚至把可爱的柯克兰先生弄得面红耳赤。每个国民都在猜测着自己国王和魔法师的关系,直到前几天他们公布结婚。

 

“天啊,我就猜到了。我们要有个帅气可爱王后啦!”

“他们俩又甜又超配,而且听说柯克兰家族也会出现啊,他们魔法师家族的另外三个也超帅啊。”

“艾莉,你的重点呢!我们的王后可是魔法师,超棒!明天一起去看婚礼啊!”

不管是在洗衣服的姑娘还是忙碌于织布的妇女,再到吃着棒棒糖的小男孩和拉着他的手的老爷爷,人们都在议论这般配的一对儿。

 

终于到了婚礼那天...

 

他们的魔法师,不,小王后不知道从柯克兰家那搞来的两只独角兽拉着马车(或许是独角兽车)他和他的王坐在马车上穿过喝彩的人群,来到了教堂。

阿尔弗雷德先从马车上下来,再牵着他的柯克兰先生。

“今天的亚瑟柯克兰先生也是格外的好看,白色的头纱,头纱下漂亮的男人梳着背头,显得格外精神,白色的西装修身体现出柯克兰先生的绅士气息和他较为瘦弱却挺拔的身材。挽着他的手的是我们年轻的国王,阿尔弗雷德。啊啊啊啊啊他好帅。他们好配,唔。”人群中的直播记者已经在他们的queen和king经过身边时丧失了理智,被摄影师赶快捂住了嘴。

柯克兰手里的捧花漂亮极了,捧花中包括桃金娘、山谷百合和风信子,淡淡的花色就像是绅士的下午茶那样安稳,却意义非凡。他微笑着,和身边的国民们轻轻点着头感谢他们的祝福。

山谷百合:即铃兰,花语为:回归幸福(Return of Happiness)。在欧洲,铃兰是纯洁、幸福的象征

桃金娘:婚姻的象征、爱。


 

教堂里孩子们的和声,直达教堂高定,却又像是从那个遥不可及的高顶传来,从天上传来。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柯克兰慢慢的走进了教堂,他们有些紧张,小心翼翼的每一步,仿佛踏着他们这两年的风风雨雨,每一步都被寄托着黑桃国的未来。亚瑟柯克兰甚至像小猫一样有些发抖,当他紧紧拉住阿尔弗的手时,这一切都好多了。

巨大的风琴缓慢低沉的声音像是在述说,又像是老者的祝福,充满着教堂的角落,最后缓缓地、无声无息地落在教堂中间的花束里。神父严肃的声音将一切终止。

Alfred F Jones,  wilt thou have this men to thy wedded wife, to live together according to God's law in the holy estate of matrimony?

Wilt thou love him, comfort him, honor and keep him,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and, forsaking all other, keep thee only unto him, so long as ye both shall live?...

I WILL...

Arthur Kirkland, wilt thou have this man to thy wedded husband, to live
together according to God's law in the holy estate of matrimony? Wilt thou love
him, comfort him, honor and keep him,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I WILL...

God the Father, God the Son, God the Holy Ghost, bless, preserve, and
keep you; the Lord mercifully with his favor look upon you; and so fill you
with all spiritual benediction and grace, that ye may so live together in this life, that in the world to come ye may have life everlasting. Amen. 

[圣父圣子圣灵将保佑你们,赐你们以恩惠和心灵上的平和,你们将因此度过一生,并迎接永生的到来。 ]

 

阿尔弗雷德轻轻抬起柯克兰有些发抖的手,掏出那枚戒指,戴在了爱人的手上。悄悄地在戒指上落下了一个吻。柯克兰咬着嘴唇,他有点微微颤抖,因为这一刻他没有敢想象过,一点点泪水在他绿眼睛里打转,但是看着眼前的王,他只会幸福的笑出来。

...

教堂婚礼复杂漫长的流程很快就过去了,在夕阳的护送下,他们回到了城堡。

 

夜晚,烟花在人群的欢呼中相续地绽放在天空中。

国王和王后在万人的注视下走到了阳台,那双湖蓝色的眼睛,对上了他的小王后祖母绿藏着森林的眸子,接近,在数万黑桃国民的注视下相吻,拥抱。烟花和星星绽放着,蓝色的仙尘闪着光,在国王的事先要求下蠢蠢的从天空中飘落。KING深深的吻着他的小王后,就像小孩拿到期待已久的玩具那样不舍得松手。

幼稚的KING总是喜欢偷偷的跑到QUEEN的那个秘密的小房间里看他的亚蒂,锅炉里蒸腾的药水,五彩的仙尘,有着星星光芒的魔法阵和那个认真的不行的小王后。

小王后在完成工作之后也会变点小把戏讨好忙碌的阿尔弗。比如给自己长对猫耳朵和尾巴,变成凶狠狠的小恶魔或者变成一只迷路的垂耳兔,蹦蹦跳跳地跑到宫殿里来捣捣乱。

 

Fin:

献给美丽的抹茶姐姐,我们虽然认识没几天,但是Cindy 和抹茶太太相处的时候都感到很愉快啊。祝姐姐越来越漂亮,越来越仙女。愿抹茶茶永远是少女,永远怀春。诗放在心里,奶油抹在脸上!生日快乐。   @MOCHA 

 

 

 

Cindy 酱微薄的生日礼物附上。谢谢宽容。

(其实差到没勇气发。)

评论 ( 18 )
热度 ( 114 )

© C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