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
绑画/伏田

【米英/糖饼】柯克兰先生的钟表店

#职员米×钟表匠英
#瓶颈期产物
#感谢阅读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bu
阿尔弗雷德已经在年中总结报告的文件中开始漂浮了,他觉得自己就像活在那些乏味的word文档里,长串的单词和数据比伦敦连续一个月的阴雨来的还要糟糕,让平时就不拘小节的阿尔弗雷德在这种数据上精扣细算简直就是要了命,按他的话来说:说是大数据和世界无比的业绩就好了,何必去计算精确而又抠门的数字。直到阿尔弗发现自己的手表已经不转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就像从文档里的回车键操作那样突然地转行,然后掉落在无尽的空白里。

无尽的空白世界里,阿尔弗雷德似乎摸到了一个门把手,冰冷的质感在现在的处境中还算的上温热。哦,奇葩的穿越剧情吗,让我变成五月花号上的船员还是美国独战时的乔治华盛顿?阿尔弗略微不屑的打开了那扇门。

大脑突然放白,只有钟表转动的机械声,kada,kada.
“先生您好,欢迎光临柯克兰的表店,如果不出意料先生是来修手表的吧?”对方的轻轻放下手里的茶盘和茶杯,令人舒服的伦敦腔也随着茶香溢出。
阿尔弗晃晃恍惚的脑袋,奋力的睁开眼睛。
一家钟表店,老旧的房间里挂满了令人纳闷的,根本,几乎,甚至在阿尔弗雷德看来是肯定不会有人买的各种旧钟表,他们的时间都很一致,甚至秒针都在以同一个速度和位置,有条不紊地转动着。
坐在工作台前的并不是与这些老东西配套的那种戴着眼镜年迈的老者,而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岁的年轻人。
男人仿佛一个世纪前的衣着和老旧的眼镜让阿尔弗觉得极为死板,除了那位的绿眼睛还算的上活力,要不是这位表匠可爱的娃娃脸,和那让他好奇的粗眉毛,还有比起那些数据文件温柔多了的语调,阿尔弗当然会像从[打篮球]和[去花园同一个英国人品茶交谈再吃他们如出一辙的手艺做出的甜点]中做选择那样果断的离开这里。
“可以帮我修下手表吗,它似乎不走了,但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阿尔弗一边好奇着狭小的店铺里陈列的各种钟表,一边向工作台走去,木板嘎吱作响。
“可以的先生,请您稍等。”
柯克兰很快就分析出了表的故障原因,熟练的拆卸,和找到了出问题的齿轮和齿轴,各种起子和袖珍的螺丝刀在他的操作下显得程序并没有那么复杂,甚至一切都轻的失去了声音,连同墙上的大钟。
看着表里细小的齿轮和相互嵌合的结构就逼的阿尔弗难受,他很想问问面前的那位似乎很享受工作的男人,这样的细活儿真的不烦吗,不过他有点不忍心打断。

雨停放晴的天空,傍晚的阳光从街道外打到店铺的玻璃橱窗上,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外面石板上的雨水在阳光下发亮,马蹄悄悄踏着,牵着老旧的马车从街巷里穿过。这样的世界比那些文件扎堆,每个人都埋在电脑前疯狂工作,充斥着电灯和电脑显示屏刺眼的白光的世界舒服多了,阿尔弗撑着下巴,在茶香里,或者是梦境里睡着了。

他醒来的时候身边的气味已经不再是入睡那样的舒服了,也没有了临近傍晚的阳光,取而代之的是刺鼻的消毒水味儿还有医院惨白的灯光。他转个身,看着床边转动正常的手表莫名的纳闷。
“阿尔弗你终于醒了!天哪你知道老总发现你劳累过度重度昏迷之后把我们所有的活都停了吗,你简直是英雄!”
“喂,约翰,怎么这么说,阿尔弗好点了没啊,我们都很担心你的,醒来就好呢了。”

在病床上度过了4天无聊的光阴之后,阿尔弗感觉自己把骨头都睡软了。又面对着突然的长达一个月的特批假,怎么说都让他感觉不知道怎么安排才好。

直到他戏剧性的发现在自己公司边的小巷里那家标着柯克兰的clock shop...
他推开那个嘎吱响的木门,熟悉的摆设再一次从梦里被扯到现实里,一向自信的阿尔弗都开始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所有的摆设完全没有被改变,只是显得更新了些。
当他看到坐在柜台上的人和那完全一样的动作:放下茶盘和茶杯,抬起头的那个英国人露出漂亮的绿眼睛和让阿尔弗憋笑的粗眉毛,完全一样。
“下午好啊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还是熟悉漂亮的伦敦腔,更清晰更真实了一些。
Damn it!
阿尔弗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他甚至希望他那块该死的手表现在就坏掉,立刻马上。
“那个,,,你是不是帮我修过一次手表,对,你绝对有,就这块表,我好像还没有给钱,或者说你救了我的命,对!你修了我的表还救了我的命,所以现在我要报答你!”阿尔弗人生第一次觉得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话是这么死蠢这么没有道理,何况他还举着自己那块该死的手表在空中晃着。
当然他对面的那个人也是这么觉得,“对不起,先生,我真的没有帮您修过手表,因为我这里的修理记录里也完全没有这块表的记录,至于您说我救了您的命,我也是毫不知情的。”亚瑟柯克兰尽力让自己说完这段谎话之后冷静下来,不过看着对面那个已经快要被环境和现实逼疯阿尔弗他还是有点...
“如果说是我在梦里帮你修了你的手表...呃...这样的话...我也不太清楚发生过什么。”
之后亚瑟又在阿尔弗的一段又一段的套话下被套出了事情的全过程,从进入梦里帮他修表...即便被套出了事情的全过程,再之后阿尔弗越想套出亚瑟为什么要救自己,亚瑟就越是不承认,一次又一次编一些荒唐的理由来反驳,甚至在他的娃娃脸已经很不给力的脸红的情况下,他还要死撑着骂阿尔弗笨蛋,说是不小心来到阿尔弗的梦境,又说只是打酱油到梦里修个表而已,然后气鼓鼓的说自己要打烊了妄图赶走阿尔弗。
“行了行了我不说了,但是你可是hero的hero哦!你修了我的表还救了我的命!”
阿尔弗被这个气鼓鼓脸还红透的人推着出了店门,
“我...才没有,修个表而已,要是知道会因为这样更改你的时间和命我早就砸烂它了。”阿尔弗雷德听了忍不住的笑着。
“那个,亚瑟,你该不会喜欢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脸那么红!”
“我才不和你去和什么下午茶呢!”对于第二个问题亚瑟自认为很明智的选择了不回答,不过他越来越红的脸还是表明了什么。

“哈哈,果然还是被我猜中了,你就是喜欢我才救我的,我个人建议你直说,因为说不定我也会喜欢你的。”

坐在茶桌对面的亚瑟柯克兰因为害羞,祖母绿的眸子飘忽着这种时候的情况似乎不是抿一口茶可以解决的。

一个月之后,阿尔弗在下班之后,开着车跑到花店取了玫瑰然后火速赶回来,正好赶上了亚瑟关门打烊。
“既然亚蒂不愿意和我表白,而且还要死不要脸的一次一次来到我的梦里,那我就不得不和你表白了,我爱你,并且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哦我的亚蒂。我的男朋友。”阿尔弗很明显的知道这个英国人不会拒绝的,就直接把花塞到柯克兰手里,“不做你男朋友怎么对得起亚蒂你的救命之恩呢,怎么对的起你编的24个狗血傲娇的理由呢?对吧。”
“笨蛋...我才没有闲到...明天都要跑到你的梦里呢....你想多了啦....你自己想我而已吧....”
“是是是,是我想你的。”阿尔弗为亚瑟打开车门,又顺便在他的额头轻轻的落下一个吻。

亚瑟柯克兰靠在美国人的怀里,看着伦敦的夜景,那些星星点点的光,再看看爱人的蓝眼睛。
总之:
一个太古板的人反而会喜欢些独特的东西;去年的夏天,伦敦市中心的街头除了那些几百年没变过的古老色调和那让亚瑟柯克兰挺喜欢的,特别的红色双层巴士,还多了个诡异的每天都穿荧光绿球服跑步美国小伙,在伦敦并不晴朗的街头显得突兀极了。而且每次他在街上撞见这个笨蛋,阿尔弗还会很大声的和自己说早安再发射wink和微笑,虽然他对每个路人几乎都这样,不过这还真让柯克兰有点受不了。有时打烊的时候,亚瑟总会看到这个小伙穿着西装,从街的另一边和人交谈着走出来,他的微笑和一切似乎都在打动着自己...以至于亚瑟会愿意用自己可以控制时间的特殊身份和死神争夺这个叫阿尔弗的蠢蛋。

夜晚的伦敦眼摩天轮转得很慢,就像岁月和时间,像钟表的时针那样带着故事的转着。

FIN:
感谢帮我改文审阅的小伙伴 @玉玺不归  @Misaka_T酱  @南幸_ 我爱你们!感谢给小红星和小蓝手还有!评论的每个你!

评论 ( 21 )
热度 ( 77 )

© C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