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
绑画/伏田

【HP米英/米诞贺文】冤家的恋爱修炼手册

#提前祝阿尔弗雷德生日快乐。

#HP设定双蛇院

#自我感觉OOC严重,感谢阅读!

文:cindy

→那么!开始吧!

01

“亚瑟柯克兰起来回答一下,复方汤剂的成分,我要详细的。”

本来就在夏日里昏昏沉沉的亚瑟开着小差就突然被教授叫了起来,“你难道没有听到我问你什么吗?”教授微微眯起眼,死死地盯着柯克兰。

亚瑟想着现在教授的位置看不到他用笔写字,于是飞快地在纸上写下:他问什么。然后把本子往隔壁一直在很认真听课的斯莱特林学霸阿尔弗的桌子上移了点儿。

阿尔弗开始只是装作没看到,他觉得让这个粗眉毛的家伙被教训一会儿也是件不错的事。

他用笔敲着桌面为亚瑟制造些心理上的紧张感,不过很快他有了另一个想法。

“教授让你选刚刚魔药实验习题的第五题的答案,念给他,选B!!!相信我!”阿尔弗雷德尽量不要然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笑出来,极力压低声音说道。

“亚瑟?你是真的不知道我说什么吗,作为一个斯莱特林,你在课堂没有......”

“教授,这道题选B!”果然,亚瑟相信了阿尔弗的话。

先是他坐在他隔壁那位同院的阿尔弗雷德响亮的笑声,然后是同学们溢满整个教室的笑声,他回头发现连他的跟班弗朗西斯都笑得直不起腰之后,气的拿起魔杖给他那个胡渣下巴致命一击,弗朗西斯才憋着笑安静下来。

站着的亚瑟被教授死死的盯着,他的脸彻底的气红了,他现在最想干的事就是把旁边那个罪魁祸首头上那个蠢爆的呆毛剪下来。

02

在这个魔法学院度过的童年,伴随的是各种神奇的魔药,咒语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动物,阿尔弗和亚瑟在斯莱特林还格外收获了自己的死敌,从最初的打架、斗嘴,随着时间变成恶作剧和小把戏。所有都从那个充满聒噪蝉鸣的初夏开始。他们的巫师袍每年都换一件,换了5件巫师袍,他们却始终没有脱下那幼稚的争斗。

03

“嘿,小少爷听说要换宿舍没有。”弗朗西斯跟在疾走于走廊上赶着去吃饭的亚瑟身后,尽量加快步伐跟上前面的人。

“那是说我们可以换舍友了吗?我看不惯那个和阿尔弗玩的很好的,整天带着肥鸟的那个基尔伯特很久了,和我讨厌阿尔弗一个原因,吵得要死,性格明明就像是格兰芬多,还要到斯莱特林来瞎混。”亚瑟语调总是带着他独有的贵族高傲和无可挑剔的发音,把说出的一切都打磨成真理的感觉。

他到座位上,对坐的阿尔弗又在炫耀他信研究出的药水,亚瑟看都不想看一眼。

“亚蒂!!!看看我的眼瞳变色药水!!!”在亚瑟心里暗暗高兴对方没有烦自己的时候,他的想法遭到了事实的反驳。

“胖子,请你不要叫我亚蒂,而且我根本不想去研究什么眼瞳变色的药水。”亚瑟喝了口野莓汁,声音冷冷的就像流入喉咙里的果汁那样的温度,还带着野莓酸酸的嘲讽。

对面的阿尔弗在亚瑟喝第二口果汁的时候,故意撑着眼皮,然后极为夸张的做个鬼脸,旁边的基尔伯特笑得都要倒到地上了,旁边的弗朗西斯也差不了多少。

因为药水变色之后极为不自然的滑稽的红瞳还有狰狞的表情,当然亚瑟也没有逃过这一劫,当果汁呛着从亚瑟的喉咙冲上鼻腔的时候,一切都不好了。

他努力镇定下自己想马上动手打人的冲动,用餐巾擦干呛出的果汁,凶狠狠地瞪着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一脸人畜无害的道歉,反而让亚瑟更火了,怎么就不能互相痛快起来吵一架。

03.5

当在和基尔伯特聊养肥啾的方法聊的水深火热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突然发现自己的巫师袍着火了。

“FU*K,哪来的火!”他手忙脚乱起身然后打翻了桌边的盘子、杯子。一连串慌乱的动作,和极大的声响引来一堆同学和隔壁院鄙视的眼神。

他脑袋里居然连一个可以灭火的咒语都想不出来了。

火越烧越烈的时候,对坐的亚瑟先假装也忘记了灭火的咒语,然后拿起面前的果汁,直接泼到了阿尔弗着火的巫师袍上。

多么恶劣的行为,阿尔弗似乎看着面前那个笑得有些得意的英国人只能狠狠的说了句“THANKS.”

04

五年级的期末,阿尔弗在OWL成绩榜公布的时候,指着第一位自己的名字,对着斯莱特林的第二名,那位粗眉毛的英国人好好嘲笑一番,不止是成绩,还包括亚瑟搞笑的粗眉毛和亚瑟错的那道很简单的题目。

亚瑟柯克兰纳闷的回到宿舍,打开自己笔记所对应的部分时:

【嗯,这条比较适合你错呢,那我就给你改了!XD】

这条用特殊药水书写的小字只会到一个特定的时间之后才会显现出来。

05

调整宿舍的传言被实锤,斯莱特林的学生捡好自己的东西在休息室里,迫不及待的看着名单上自己新室友的名字。

“下面是宿舍分配的情况,不允许有任何人私自调换,一经发现我将会进行严厉的处罚,而且我不希望看到在宿舍有任何谈恋爱的行为,以上,还有疑问吗?”

霍格沃兹突然的宿舍整改有人欢喜有人愁,当名单上的一间宿舍里同时出现了亚瑟和阿尔弗的名字之后,亚瑟柯克兰的心情已经差的不能再差了。

“不,我绝对不可以和那个又吵又无知的蠢蛋美国人一个宿舍。”亚瑟柯克兰看着这个名单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而不愿处的阿尔弗似乎没有意识到什么的和基尔伯特玩着那只该死的蠢鸟。

“我再问第二次,有任何问题吗?”女人严厉的声音在安静极了的休息室里回荡,就连玻璃窗外湖里的生物都静止了一样。

“我再问一次没问题吧!”女人说完环视了一遍安静的斯莱特林们,转身走了。

06

又是夏天,每年的这段时间两人产生矛盾的频率也会因为聒噪的蝉鸣而大大提升,宿舍里每天都被可怕的低气压灌满。只要碰面,两个人不免都要互骂一句“死眉毛”“美国吃汉堡的肥佬”。

07

考完试的阿尔弗雷德当然没有闲着,叫来了一堆朋友在休息室里开party,开完不满意还要和基尔回去宿舍闹会儿。

“美国傻大个,请停下你充满格兰芬多死蠢气息的行为,你要再吵就滚出去,不要和我一个宿舍!”亚瑟柯克兰拿起魔杖,指着正在和基尔伯特大声唱着完全不上调歌曲的阿尔弗雷德。

“那~我就~~继续~在~你~耳边唱~,那~我就~~烦死你~~~粗~~~眉毛~”阿尔弗雷德完全不给予理会,而且用那蹩脚的调子在亚瑟的面前唱的更大声了,基尔伯特更是欠揍的跟着一起唱,还忍不住发出怪笑。

两个人配合起来真的超级神烦。

“闭嘴!阿尔弗雷德!”亚瑟挥着魔杖,火光落在阿尔弗的呆毛上,很快燃起来。

“对,你闭嘴。”被亚瑟狠狠的踢了一脚的弗朗才反应过来,放下照了好久的镜子,莫名其妙的应和了句。

阿尔弗当然也不示弱,从魔杖尖端飞出的蓝色小火星,不偏不倚的朝亚瑟,不,是亚瑟旁边的弗朗西斯飞去...

很快就形成里一场大战,在亚瑟使用了统统石化(Petrificus Totalus)石化了基尔伯特的肥啾,然后阿尔成功的因为乱挥魔杖引燃了弗朗西斯的被子之后两位旁观人员才意识到事情不那么简单,在这样下去宿舍都要被拆掉。

08

“莉莉小姐,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在宿舍打起来了,我的肥啾都石化了!!!”基尔伯特捧着他那只平常异常聒噪现在却动都动不了的小鸟,委屈巴巴的站在办公室门口。

“对,小少爷和那个小阿尔打起来了!!!”弗朗西斯的衣服上已经被火花烧出了些小洞。

09

当莉莉小姐带着两位同学跑回宿舍的时候,一起都仿佛不是真的了。

“嗯?亚蒂这个成分明白了吗?”亚瑟以极为别扭的姿势靠在阿尔弗的肩膀上,两个人依着看一本魔法书。

“阿尔,你的眼睛真漂亮啊!”亚瑟其实翻着白眼,却用很温柔的声音,很大声强调的说。

“嗯,亚蒂我真想亲亲你。”阿尔弗用一种怪异,大声的像读诵诗歌的语气那样说出来,希望老师赶快过来打断他们,赶快结束这场尴尬的戏然后马上换宿舍。

“噢,我的天啊他俩咋了,是一直在瞒着我们谈恋爱吗?”基尔伯特小心的戳戳已经吓呆了的弗朗西斯。

对方保持嘴巴惊讶的O型状态,硬生生扭过头,眼睛写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对基尔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阿尔弗和亚瑟,你们很严重,在宿舍谈恋爱,请跟我出来,你们两个说谎的也给我小心点!”女人严厉的声音让不自然的两人松了口气,亚瑟看着自己被阿尔弗握红的手,起来大力的踩了他一脚。

10

如愿以偿,他们被换了宿舍。

不过他们也成功的登上了每天都在搞事情的校园小报Hogwarts what daily的封面。

【斯莱特林两位死对头学霸居然在一起了】

(配图是两个人依偎在窗前,阳光穿过,使得相机并不是拍的很清楚但是浪漫极了)

“啊啊啊啊我的男神阿尔弗居然有男朋友了!”

“哦!!那个高一点的是蛇院的那个超帅的学霸吗??”

“是是是,他旁边就是那个小少爷柯克兰啊!”

“看起来真配。”

“你看,,就他,他就是柯克兰啊,欸阿尔弗呢?”

当亚瑟认为这件为了换宿舍事情不会有太多人知道的时候,他彻彻底底的错了,全大厅的人都在议论着他们俩的恋情。

“呐呐,亚瑟,听说你和阿尔弗在一起了啊,怎么没告诉费里啊?”亚瑟刚进门就被赫奇帕奇的意大利人拦下来了,对方的笑容被慌张的亚瑟匆匆忙忙的略过,亚瑟只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假装没听见转头拎着弗朗西斯就跑了。

然而另一边的阿尔弗全完全对付了所有目光和问题。

“阿尔学长你和亚瑟学长在一起了吗?”

“我们还没有正式交往哦。”官方而且配上美式笑容无法反驳的回答√

11

这件大新闻在悠长的假期被许多人都渐渐淡忘了,玩到疯的阿尔弗雷德和不怎么在意的亚瑟也不例外。当返校之后又一次产生摩擦的时候,所有人都投来了看小情侣打情骂俏时嫌弃的眼光,他们才回想起这条尴尬的新闻。为了避免在被认为是小情侣调情,亚瑟和阿尔弗本能的开始避免这些冲突,不过这个次数的减少,亚瑟和阿尔都感觉到了自己无形中那些一点都不对劲的习惯:

1.吃饭的时候很容易不约而同拿同一块蛋糕,然后为了不吵架,阿尔弗总是笑着让给亚瑟。(已经有4次了)

2.上一些根本就没有必要听的课的时候,发呆的亚瑟总是会往窗外看,然后目光偷偷移到阿尔弗身上,然后猛地两人就对视了。(无数次)

3.在一些情况下被要求帮忙对方,自己也会接受请求,并不会像之前那样不理睬。(每一次都是)

4.阿尔弗和亚瑟同学几年,第一次送了不是恶作剧的生日礼物——一个穿着蛇院巫师袍的泰迪熊。

5.并不觉得对方那么不顺眼。

12

在这之后的半个学期里,亚瑟用自己的种种迹象,证明了自己对阿尔弗的特殊感情。

和往常一样,教授唠叨着亚瑟大概两年前就背会的配方和咒语,他的眼神不自然地游离到正在和基尔伯特偷偷讲小话的阿尔弗。虽然是背光,阿尔弗的脸显得黑的不行。要是从前,亚瑟肯定会在纸团上写:你的脸黑的和屎一样。然后毫不客气地乘教授回头板书是扔过去。不过现在的一切景象,都像是一部缓慢播放的老电影,没有明亮的色泽和欢快的乐章,教授的声音也一点点在脑海消失,这样的注视,让自己感觉格外安稳。

【我可能觉得自己喜欢上一个人了】他在日记上一笔一划的写着,边写还念着自己写的东西。然后在第二天因为体育课的扫帚比赛,阿尔弗比自己快了一点,然后晚上回宿舍用笔狠狠的划掉。

【我大概喜欢阿尔弗,他居然第一次送我不是恶作剧的生日礼物,还是个可爱的泰迪,不过我一点都不喜欢泰迪。】语句有些矛盾,他合上日记睡着了。这次写完,他是第三天才划掉的,因为阿尔弗在课堂上死蠢的演讲,还要暗里举了自己的反例。(不过他似乎一直没有注意到阿尔弗在演讲的时候一直冲着自己笑呢。)

【阿尔弗的生日我还是没有想好送什么...而且听说他喜欢的是格兰芬多的一个女生啊,最近真的很不顺心呢。】亚瑟写完才觉得自己写的一点都不对劲然后赶紧划掉了。

他写过好多次,却没有一句是成功永远留在日记上的。

13

返回麻瓜世界的前一天是阿尔弗的生日,亚瑟在镜子前照了好久然后选了最适合的衣服之后,拿着那盒故意烤糊的心形司康饼来到了霍格沃兹的草坪上。

这里早已被这个组织规划能力极强的美国人安排的有条不紊了。

一些奇怪的石头被阿尔弗加入了自己研究的药水,漂浮在空中,从石头里发散着蓝色和绿色彩光。在黑夜的衬托下,以这两种主色布置的派对显得独特神秘着。他走过那些被摆放整齐的自助食物台,所有的小杯糕,棒棒糖还有甜点都被加入了奇怪的荧光配色,这种超出死板英国人接受范围的创造力只会让亚瑟感到头疼,他拿了杯看起来没那么诡异的饮料就赶紧略过了。最终他走过那些叫不出名字的游戏项目和各种夸张装饰的展板之后,找到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他的目光很快就锁定了在一边和朋友们聊天的阿尔弗,看着他被一些追捧他的女生包围,然后抱着一怀的礼物,然后笑着和那些女生说“have fun!”。微凉的怪味饮料配合一种难以形容的心情顺着喉咙滑入腹中。现在,就连自己的跟班弗朗西斯都跑去找那个叫安东尼奥的格兰芬多还有另一个银发的斯莱特林聊天了,只留下亚瑟一个人偷偷的看着。

他越看越发现自己真喜欢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人的笑容,即便他给人没有一点儿斯莱特林应有的样子,自己怎么会喜欢呢?亚瑟的绿眼睛一直无法离开那个和人笑着打招呼的美国人,他都快把那杯其实难喝极了的怪味饮料喝尽了,都没有思考完这个问题。

“嘿,小少爷看谁呢?”

“哟,不会是阿尔弗雷德吧!”

“嗯?难道我们的小少爷真的喜欢那个美国人?”

走过来的三位是基尔伯特,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一人一句把亚瑟的脸都说红了。

“滚,我...才不喜欢呢!”亚瑟翻了给我白眼,要从座位上起来。

远处的阿尔弗突然转身,用眼神对视的火花固定住了亚瑟的动作。

“唔...那个阿尔弗生日快乐!”自己的脸已经被那三个人说的够红了,又面对向自己走来的暗恋对象,这种感觉真的糟糕透了。

亚瑟赶快把袋子里牛皮纸袋装的小饼干拿出来,赶快递给了面前的男孩,起身就要走。

“诶呀,亚蒂今天真好看啊。谢谢啦。”男孩的笑容就像魔药配成瞬间绽放的颜色那样,神秘明亮着。“一起去那边玩吧,自己多没意思。”

“小少爷脸从来没这么红啊,早就看出来你喜欢阿尔弗了。”

“我说也很明显的啦,每天上课都在偷看阿尔弗,我魔药课早都看出来了。”

“怎么今晚不表白吗,明天回去,回来就最后一年了,还要拖?”

“小少爷,我们都看好你啊!”

跟在亚瑟身后的恶友三人没停的说着,亚瑟红透了脸想一个个掐死他们,他说着才没有呢,谁知道这一句句话都是自己心里的想法。

...

蜂蜜酒和果酒的香气在盛夏的星空下蔓延着,亚瑟坐在一边,一切欢声笑语被思绪过滤只剩下画面,在轻微酒精的催促下,模糊的望着和朋友们举杯大笑的美国人。

他们或许连朋友都不是,只是暂时不是仇人而已。怎么求得了成为恋人。

“来杯吗?”弗朗西斯递来一杯酒“希望它能帮到你。”

亚瑟没有听清后面那句话,把这杯果酒几口饮完。

不这么简单,这杯酒里的吐真剂在亚瑟大脑里细语。

“亚蒂怎么了?还好吧?”这段时间天天日夜挂念的人离自己那么近。

“唔,阿尔弗,我喜欢你。”亚瑟冥冥间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你肯定不喜欢我啊!”他笑着还留下了眼泪。

“怎么会呢,”阿尔弗笑着从身后取出了一束花,蓝色的花朵亚瑟似乎叫不出名字。“我今天也准备和亚瑟表白的哦!”亚瑟只感觉自己被阿尔弗眼睛的蓝色包围了,周围欢呼和鼓掌和他的幸福感昏昏沉沉的都倒入了阿尔弗的怀里。

14

这个晚上的后半夜,亚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

先是发了疯的和阿尔弗雷德一起在派对上跳舞。跳累了就在草坪上看着天上的星星。放飞思绪拉着恋人的手,无目的的畅游着。

尽兴时,放纵的在恋人的怀里睡去。

...

清晨,他醒来发现自己安安稳稳躺在床上。或许都是梦?

“小少爷!你的男友来看你了,你赶快收东西吧,昨晚你都玩嗨了,等等回去的火车就要开了!”弗朗西斯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坐在床边。

门被打开了,开门的人径直走向自己,在自己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早安吻。

“早上好啊亚蒂!”

刚从床上爬起来的亚瑟又重新坠入了蓝色眼睛里。

15

最后一年除了备考那个恶心的N.E.W.T.之外,斯莱特林的两个学霸多了一门自习科目:如何与恋人相处。

两个人的小吵小闹不可避免的以另一种理由重新开始了。

此外每天都要秀一手好恩爱的阿尔弗,恨不得时刻都在自己的小男友身边,让全霍格沃兹都知道亚瑟柯克兰是自己的恋人。

15.9

这一年的盛夏,那对斯莱特林学霸稳稳的霸占了N.E.W.T.的榜首,故事还没有结束。这个偷看了别人日记还安排人准备吐真剂的美国人和他的英国人的故事只是从此开始而已。

 

FIN:

这篇文献给小天使轰轰和最喜欢的米英! @🚗双

祝这个叫阿尔弗雷德的美国小伙子生日快乐!

第一次尝试HP这个设定,感觉bug出奇多!请大家见谅了啊!

欢迎挑毛病,还有喜欢的话在评论留个名!对你好感+10000000!!

Sorry!一个星期没有更新了!太抱歉了!因为在忙着准备出国的行李还有证件之类的...谢谢你们还愿意在陪着我!因为明天被排满课,所以决定今天发!

(彻底题废)

【这是一篇带flag的文】

评论 ( 34 )
热度 ( 185 )

© C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