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
绑画/伏田

【狼米×角英】您的快递请验收[1]

#一如既往糖饼向
# @Misaka_T酱 师傅傅的点文♡♡♡
#轻微ooc
#祝愉快♡开始阅读吧!

文→cindy♡

“你他妈给我回来啊!”阿尔弗雷德打开门,门外的热气直逼着他手里的冷可乐,第N次开门拿着笔准备签收快递,门外的快递员早都已经不见身影,只留下一个快递盒,歪歪扭扭的放在门口。“说了多少次要验货!”

【您的快递正在派送中...配送:亚瑟柯克兰,请注意查收。】

“叮”搬着椅子在门口等了差不多半个下午的阿尔终于等到门铃响。
“先生您的快递在门口放好了,麻烦出来拿啊!”亚瑟一贯的精准计算好在了这只狼先生多半是在打游戏或者在客厅享受汉堡大餐,才按下门铃,准备转身就跑。
“柯克兰先生,有这么怕狼吗?”阿尔弗雷德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门,抓住了马上准备逃跑的鹿的角。“我可是每次都强调了要验货,你每次都要跑?怎么回事啊?”
“好,你放开我,狼先生这样很不礼貌,麻烦赶快验货。”被抓住了角的亚瑟全身一颤。
说实话,一脸无谓的亚瑟内心已经崩溃到了极点。
下一秒,他就被狼先生拽入了屋内。
“你验货就验货啊,拉我进来干什么!!!!”亚瑟甩开被阿尔弗拽住的手腕。内心已经帮今天晚上的森林报头条想好了标题【树莓林快递员送货被狼客户杀害制成鹿肉汉堡】小标题【快递行业还是否安全可靠】。
“耶,我的游戏手柄终于到了!”阿尔弗撕开快递包装“这颜色超好看的吧!!!!”
“现在,我,可以走了吧先生。”亚瑟柯克兰已经悄悄移步到了门口的玄关,准备开门就跑。
“等我先试用一下,打盘游戏先啊,你在沙发上等下哈。”阿尔弗雷德很快就接通了游戏。
你还要先玩了游戏再来杀我吗?老天,你要就干脆利落点吧。亚瑟无奈的捡开沙发上凌乱的东西,坐了下来。想侥幸的找个借口说“阿尔弗先生,我还要送别人的快递的。”
游戏背景音乐被开到最大,从音响里直接撞入亚瑟的脑袋里。摇滚风格的音乐让亚瑟觉得这也是一种杀人方法。“嘿,先生!小声点可以吗?”亚瑟用自己的最高音量,企图在混杂的声音里获得沉迷在游戏里的狼先生的注意。
很显然,阿尔弗雷德没有听到。他快速操纵着游戏手柄,在获取更多金币的同时避开射击。“fuck!”游戏里的人物连续遭到枪击扣血之后,他把手里的汉堡包装纸扔到了一边。
亚瑟的视线随着被抛出的垃圾,注意到了这一屋子杂乱的东西。堆积的各种游戏光盘,外卖包装,快递盒成堆的摆放在屋子里,这一切对于一只生活拘谨的鹿科动物不能接受的。
Oh,god.这只狼怎么还要磨磨唧唧,要杀要剐都赶快吧。
快要将亚瑟的灵魂逼出来的音乐,在屏幕上出现巨大的”win!”之后终于结束了。
“那个,,,可以的话,我就走了!”亚瑟连忙起身要逃出这个是非之地,与一只狼独处一室,这只小鹿已经不想在这种危险的处境里呆多一分钟。
“亚瑟就这么怕我吗?”阿尔弗雷德放下游戏手柄,转身就把亚瑟压到了墙上。以一个近的不能再近的距离贴近亚瑟柯克兰。
“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杀了你再吃掉吗?我可不是什么变态的没素质的野狼,你这种瘦的不行的身板哪够我一顿。”
可以感受到对方呼吸的距离,亚瑟的眼睛已经不知道该看哪里了。他颤抖着然后鼓足了气,用自己认为很吓人的嗓音说道“我我我才不怕你呢!你...”并用自己自认为可以吓人的凶狠狠的眼神死死盯着那个不知道为什么冲着自己笑的狼。
阿尔弗笑着靠近眼前害怕极了却要装凶的小鹿,用鼻子嗅了嗅他身上淡淡的草香。准备开口调戏说“你真香啊。”时被亚瑟狠狠的踢了一脚。在下一秒亚瑟就拿起游戏手柄大力的砸到了阿尔弗的头上“去死吧你!!”

余晖悄悄从野莓林的小山坡上爬到天空的里,在小花园享用着推迟了的下午茶,亚瑟感觉自己成功极了。首先自己从一个对自己图谋不轨的狼先生家逃了出来,其次他成功教训了这个不知好歹的笨狼,他暗自高兴道。想必这只狼已经不敢再要求验货什么的了!
阿尔弗晕乎乎的从地上爬起来已经是傍晚了,回想起自己怎么晕过去的,他只记得那双漂亮的绿瞳以及砸晕自己的人可爱极了的那些表情,他暗暗的笑着。
接下来的两天,柯克兰的工作还是一如既往的进行着,每天的派送名单上都没有那个住在树莓林067号阿尔弗雷德的名字对亚瑟来说简直就是一天最开心的事。愉悦的心情持续到了五天假之后,当亚瑟愉悦地喝着杂莓燕麦时,配送单上居然出现阿尔弗的名字,还是两个要求开箱验收的快递。
一个录音笔,一把小刀,一个辣椒喷雾。亚瑟小心地把东西藏到自己的小包里。

"对!!!打他,他是间谍啊!!!你怎么看不出来!啊!你怎么杀了他!!"阿尔弗雷德沉迷在自己的英雄电影世界里,大口咔嚓享受着浓香汉堡味薯片的声音被突然的门铃打断。
阿尔弗笑盈盈的打开了房门“柯克兰下午好啊!”他倚着门侧侧看着凶巴巴其实有点发抖的亚瑟。
柯克兰瞪了他一眼“签收!赶快验货啊!”
阿尔弗雷德拔开笔盖签字——说是签字,可他的眼睛一直没从亚瑟的眉眼间转移,当亚瑟本来在看着他签字感受到那个眼神后突然的抬头对视...“看个头啊!”
...
阿尔弗雷德依旧盯着他。
“你不验货就算了啊!本来想死死凶狠狠盯地盯着阿尔弗雷德,看着看着却被阿尔弗的笑容吞噬了,脸渐渐红了起来。
阿尔弗看到眼前小鹿微红的的脸之后满意的开始拆快递了。
“嗯?帮我泡杯红茶吗?我看打特价买的,听说你很拿手?”阿尔弗笑着把门打开,拿着刚打开的茶盒就进去了,动作似乎不给对方任何推辞的机会。
在确定自己的防身用品都准备齐全的情况下,亚瑟当然不会吝啬展示自己泡一壶完美的玫瑰下午茶的手艺,何况被人夸奖。

热气从精致的英式茶杯里缓缓溢出,夹杂着花茶的清香。渐渐揉入空气冲淡房间里蠢兮兮的汉堡薯片还有可乐的气味。
“看着!400cc的水就差不多了,然后...”亚瑟轻声讲解着步骤。
亚瑟勺出一盎司的蜂蜜和糖水用小茶匙慢慢搅拌着,原本只是青涩的花茶气味很快就融入了一丝丝的甜蜜。
“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加吧,不过看你经常喝可乐就可以多放点儿糖,如果喜欢我更会愿意加两小粒苹果...”
阿尔弗格外安静的看着眼前的人细致的完成每一个步骤,或许这个地方也需要这样没有快节奏音乐喧嚣的宁静呢。

“果然亚瑟泡的很好喝呢!”阿尔弗盯着亚瑟笑弄得他很不自在。
“喝茶!!别看着我!”亚瑟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产生了这种不好意思的感情。

亚瑟冒着烫伤舌头的危险草草在对方的注视下喝完了茶就跑了。

接下来的几天都有阿尔弗的快递,谁知道他怎么突然这么热衷于网购。最反常的是,阿尔弗出了名的不爱收拾,竟然把家里清理了一次,扔出了一堆东西准备换新。
阿尔弗也是以各种理由要求亚瑟帮忙,比如帮忙看看衣服合不合适这种稀奇的要求,然后当着亚瑟的面脱掉上衣换衣服,害的小快递员一阵脸红。当然也有超失败的事,就是要求柯克兰帮他试用烤箱,结果毋庸置疑就是又买了个新的。

终于有一天,亚瑟注意到阿尔弗雷德在同一个牌子买东西居然故意分开了付款,起初以为只是贪图折扣,后来他发现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他连一些小东西都要分开买了。
第一天:阿尔弗雷德买了这家店的牙刷。
第二天:肥皂
第三天:洗手液
...
逐渐,亚瑟每天的派送单上都会有阿尔弗的名字,与此同时他似乎发现自己也出现了一个可怕的习惯---最后配送阿尔弗的,然后对方总会以验货的理由要求自己留一会儿,甚至邀请过一两次晚饭。
虽说亚瑟发现这位狼先生对自己并不像有恶意,而且对于阿尔弗和自己差别巨大的性格,亚瑟反而觉得挺好相处。
这种思想太危险了!
难道是要混熟了再下手?

fin:
最近更新都很慢,因为11好就要去加拿大准备留学什么的了,一直在办证件,收行李和会会朋友。本来这个故事是打算一起发的,后来怕自己后篇不知道要等11号去到之后(还要去那边见些朋友什么的)什么时候才能写完发,就决定分上下了♡

我会努力的♡
谢谢阅读,这篇说实话有点赶,细节处理很粗糙♡♡见谅♡

评论 ( 22 )
热度 ( 98 )

© C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