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
绑画/伏田

【米英】玫瑰花糖(上)

#久违的更新,送给我挚爱的鸡鸡er @伏·田 

#混混(?)米×花店英

#甜饼,上篇字数8700+(写到肾虚)

#有隐含cp法加,注意避雷。

文/Cindy

那么开始吧!→

00

大学毕业后的阿尔弗雷德本来想拿着奖学金来个环球旅行的,却被父母突然的离异和纠纷让这个幻想许久的计划彻底泡汤。没什么事干的日子,就和着几个混混同学消遣着日子,打算花完了奖学金再去找工作。

平常的日子就是骑骑摩托车兜兜风,去酒吧狂喝,偶尔和所有美国没事做的街头小混混一样打打架,挑挑事,这天也不例外。

 

“有本事就比比谁先到前面那个花店,死胖子阿尔,你可能比不过哦~别逞强!”骑在摩托车上头戴蓝色头盔的少年说话的语气多少都让人不爽,尤其是俄罗斯口音里讽刺且又突出的火药味。

“来啊比就比!”金发男孩带上黑色头盔,长腿跨上那辆黑色漂亮的摩托。皮手套下微微用力攥紧油门的把手,轻轻拧动向隔壁那个不屑的家伙示威,那些躁动的气体冲出气缸的巨大响声在狭窄的街道里引起不满。

“日,下面那个在吵就报警了!”一个愤怒的老太婆打开窗户飚了几句脏话,吐了口口水,可见这恶心人的噪音和这些混混们的可恶。

随着旁边另一位银发少年的一声令下“start!”

两辆摩托车在狭窄的街巷里冲了出去,留下一路令人作呕的机车低鸣声。

 

两辆摩托车几乎是开全了马力在并不宽的小路上狂飙,原本互相的超车很快变成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男孩就甩下了蓝色头盔的俄罗斯人。领先的少年故意慢下速度,以蛇形左右漂移的特技来挑衅被自己远远甩下的对手。

 

已经可以看到花店的门口了,阿尔弗攥紧了车把手,希望赶快把车从来回漂移,重心不稳定的状态下调整回来。耳后对手机车的噪音越来越重,害的阿尔弗一紧张差点打了个滑。

他赶快攥死了把手,向左偏移重心,免得刹不住车撞上前面花店的那些瓶瓶罐罐。谁知下一秒对手的超车不但让阿尔弗差点被刮倒,而且还让阿尔弗的位置更偏右了一点。

没办法,此时只能硬碰硬了。阿尔咬紧下唇,猛地左偏车头,把对手撞过去了一点...然后对方亦是如此......

150m

100m

50m

眼看着自己离花店越来越近,受到威胁的阿尔弗明显慌张起来了,手套里的手开始因为掌心的汗变得难以产生足够的摩擦力握紧把手,在对手的逼近下阿尔弗绝对加速超过先。他略微用力转动,自认为速度正好,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他如愿以偿的超过了那个讨厌的俄罗斯人,不过这个速度他根本没办法刹车甚至思考,他努力偏着身子的时候,摩托车的前轮已经碾到了花店的围栏了,之后可想而知...

各种混乱的声音突然响起,瓶子、玻璃,发动机和气缸的声音。阿尔弗狼狈的从花盆泥土和各种五彩花瓣的废墟里起身,结果又因为对手的笑声分心再次被花盆绊倒,面朝地扑街,多亏了头盔挡住了那些锋利的碎片。

阿尔弗再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面前的人拧了两下油门,黑烟从气缸排出后扬长而去。

他取下头盔拍拍身上乱七八糟的土和叶子花瓣,正要扶起摩托车赶快溜人...

花店的门开了...

 

01

“弄成这样,你还想跑吗?”从花店里出来的老板跑上前就要拉住阿尔弗。

但是就凭花店老板那瘦瘦弱弱的身材,哪里治得了阿尔弗,他微微用点力就挣脱了,然后他马上就准备弃车开始狂奔的时候,偏偏就出现了一个花盆在自己脚边,他稳稳的踩在了花盆里可怜的花上,然后摔了个狗啃屎,没有头盔的情况下...

“f*ck”他捂着划伤的手狼狈的爬起来,他也不打算跑了,在阿尔弗眼里撞烂这盆花,几个花盆能要多少钱“说吧,要怎么赔?”阿尔弗转身回去。

“我给你讲成本价吧,这一盆花和盆一共是90刀,这盆日本红枫要500刀,嗯,这两盆都是带盆100刀,这几盆小的都是50刀一盆...”

完全超出意料的价位让阿尔弗彻底吃惊了,原本想全部加在一起也不会超过三百刀的。想想自己啃的大学奖学金已经见底了,无奈只能瞪大眼睛听着。

“不过我想你也还不起了,你可以选择帮我看一周的店,我刚刚好要外出,我看你也挺闲的。这里按最低的价格算是1200刀,你要是7天可以帮我卖按里面的价位表一共收回1500刀,我就不用你赔了,如果你不愿意就慢慢还吧。”他叹了口气,粗粗的眉毛皱在一起,弄得心情沉重的阿尔都忍不住想笑。

“怎么看啊?”阿尔弗多少有些不情愿,不过也别无选择,脑子里只在想下次怎么好好报复一顿叫伊万的那个俄罗斯小伙。

“你进来我给你讲...”他推开花店的门。“我是店长亚瑟柯克兰,首先这边的花得每天搬出去晒一会儿太阳,不能太久,两天浇一次,这边的是室内的花,不用搬出去,一天浇一次,后面的是多肉,一个星期浇一次就好,外面的花每天傍晚浇一次,中午不能浇花,旁边的插花每天喷点水就好,这个花没几天就会谢,所以必须赶快卖,花的价格大部分在花盆边都会标明,就这样。还有你的名字给我一下。以及联系方式。”当阿尔弗开着小差去玩柜台前的含羞草时,柯克兰已经以十分熟练地介绍完了所有的植物。

“阿尔弗雷德,电话:********,那你今天就要出去吗?”阿尔弗依旧心不在焉的戳着含羞草玩。

“嗯...”亚瑟一把把含羞草从阿尔手里拿走,突然压低语气一字一句的说“小鬼你到底听到没有!你要是敢乱卖,我就直接报警你飙车然后还损坏我财务了。别看我开花店,就以为我是什么好欺负的人,我以前也是和人...算了,你给我好好看店。”突然凶狠狠的表情和逼近的距离先是吓到了阿尔弗,然后他就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眉毛好粗哈哈哈哈哈,别那么凶狠狠的啦。”阿尔一脸的不爽也瞬间因为对方故作的语调和表情而消失了,他忍着笑尽力不要让自己看着对面那个皱着眉的脸。不过亚瑟的行为怎么都让阿尔弗觉得又蠢又可爱。

“你别笑了,我们电话联系,我现在要去赶火车,都怪你了,我还错过了刚刚的公交...”亚瑟低头无奈的看了看手表。

“我去看看我摩托车还能不能开吧,要是可以我送你去火车站...”

毕竟是价格昂贵的顶级摩托,质量没有差到一撞就散架,在关键时刻还是可以(用来撩撩汉(划掉)起到作用的。

“坐到后面来,抓稳哈,我开很快的!”阿尔上了摩托车又一副拉风的样儿,亚瑟也以为他会像刚刚撞进店里那样飙车,无奈用手扶着阿尔弗的腰。直到阿尔弗发现油门把手好像转不动只能很慢的开之后他就...

阿尔弗身体前倾,一副以250Km时速飙车的样子开着实际时速只有15km的摩托,坐在后面的亚瑟只好无奈的掩面,“你能不能开个蜗牛车别那么装逼,旁边的自行车都比你快...”

“啧,那你的手能别捏我了吗?我知道我有腹肌...”车速慢到阿尔弗还能回头冲着亚瑟笑。

“还好意思说?你那都是肥肉好吗!你好好开车,撞了死的可不只是你。”亚瑟慌慌张张的把手从阿尔弗身上移开,也被阿尔弗回头那一下的挑眉弄得脸微微发烫。

 

“拜,旅途平安哈!”阿尔终于将亚瑟送到了火车站,时间也恰好,离火车离站还有10分钟。

“小鬼你给我好好看店。”亚瑟的脸还有些热,慌慌张张转头就消失在了来往的人里。

 

02

把摩托车放去维修店之后,他向着花店方向走了100m之后看到了那位提到过的银发少年基尔伯特。

“基尔!你知道伊万那家伙死去哪了吗,娘的把我撞到那个花店,搞到我要替那个老板看7天的店。”

“哈,他和我说了你的蠢样,他大概今天晚上飞机回俄罗斯了,估计要下个月才回得来。”基尔伯特拉着阿尔弗就往酒吧走“那个花店老板啊...他大学混的可厉害了,别看他瘦的,那技巧。你去问问安东尼奥,就那个酒吧的酒保啊,之前他俩打过。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样,大学毕业之后他就改了。...两杯威士忌!”

“你哪知道那么多?”阿尔弗有点疑惑,今天那样一身绅士风格,把花打理的那么细的男人怎么会是打架的人。

“他可是个大人物,弗朗西不是吗?”金色卷发的酒保放下两杯威士忌,手肘支在吧台边也加入了话题。

“柯克兰?那英国小子可厉害了,喝着下午茶就可以掏出一把枪来崩了你的胳膊。”基尔伯特把头转向阿尔弗,耸肩然后点点头。

灯红酒绿间年轻人们的玻璃杯碰撞,各色的酒精以及来回闪烁的灯光,透过疯狂的五颜六色,出那些出了壳的灵魂,在舞池,走廊上没了魂的摇摆。阿尔弗和基尔伯特还有几个年轻人谈笑风生。

等到深夜,伙伴三三两两的散去,阿尔弗独自走在黑暗的道路上,路灯明晃晃的照着他的虚无,整日的荒废与一事无成。不过日日如此,回家约个朋友通宵打打游戏,明天又是可以用来无所事事的一天。

03

阿尔弗安静的睡眠时间从凌晨3点开始,照例要到11:00的休息时间,在9:00就被亚瑟的电话吵醒了。

“阿尔弗,起来了没,花店是8:30开门,你给我死起来赶快去开门!然后把你昨天的烂摊子给我清掉,否则我就要加你的罚款了!”

“哦”

然后阿尔弗迷迷糊糊挂掉电话继续睡觉了,等醒来有已经是11:30了,手机屏上瞩目的5个未接来电,还有10条信息——亚瑟给他加了500刀的惩罚。

阿尔弗慵慵懒懒的爬起来,换衣服,吃早餐一切下来又花费了一个小时。等他走到店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马马虎虎的把昨天撞烂的东西收拾好了,就进店开着空调叫了个外卖静耗这无聊的一天了。

昨天因为赶着时间还有倒霉的心情原因,阿尔弗只注意到了柜台前摆着几棵种的精致的多肉植物和含羞草。不过现在多的发慌的时间,本来是想开着电脑找个人陪着打打游戏消磨得,结果发现柯克兰的花店里只有一个接着空调线的插座,无奈极了。不过这倒是可以用点时间来仔细看看这个英国人种的各种花。

正值初夏,清亮的绿色衬托着各色的花,空气都渗着来自叶片和花朵的清香。能自己打理好这么多花的人要是有多少经验和时间...看着店里摆着的,水里养的,吊着的花,阿尔弗不经感叹。

他拿起浇花的水枪努力回想昨天亚瑟的叮嘱,光是想想就头疼的要求和分类。算了吧,都浇点,也不会死。不善于花艺的美国人理所当然到。

他开始有点不耐烦,有心没心的滋着水,然后路上走过一个熟人就拿故意用水滋人一下,再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阿尔弗!下午好啊!唔,你干啥,操你妈!”基尔的姐姐揽着一大堆新买的衣服回家,果不其然被阿尔弗滋了一身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尔弗还嫌不够,又拿起喷头滋了一下,直到对面的人放下手里的东西跑过来要揍自己的时候才知点好歹。

尤尼娅冲过来对着阿尔的腿就狠狠的踢了一脚,毕竟是师傅的姐姐——地地道道的女汉子,阿尔吃痛的叫了一声,下一秒尤尼娅拿起水枪对着阿尔弗已经狰狞的脸就是狠狠的狂滋。

“小兔崽子知点好歹,我可是你师姐,你再试试?!”

“我错了啊,对不起!”阿尔弗一脸可怜的求饶,尤尼娅才饶了他。等尤尼娅搬起那堆购物袋时...“男人婆!!!!”阿尔弗做了个鬼脸,转头回来准备骂人的尤尼娅又被滋了一脸水。

“有你好歹,叫你师傅收拾你!”她实在不想和阿尔弗再计较了,尤尼娅只想赶快回家换身衣服,然后给柯克兰投诉他店员。

没多久柯克兰就打电话来警告阿尔弗了。

“你再皮一点,我可以给你的罚款直接翻倍。所以,我希望你接下来知道怎么做。”

...

亚瑟柯克兰标准的伦敦腔让阿尔弗突然感到无法反驳,甚至连脏话都冒不出一句来,只能好好好的答应。

04

【抱歉,此处莫名被和谐,麻烦戳下链接】

05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又已经是11:00,大概阿尔弗的生物钟就已经是这个状态了。

意外的是今天亚瑟居然没有催他去花店,正当他欣喜着准备再开电脑打局游戏,不急着去的时候。

【您的好友亚瑟柯克兰邀请你视频聊天】

阿尔弗还在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糊过柯克兰,手忙脚乱之间就把视频给划开了。

阿尔弗忘了眼屏幕,然后就让前置摄像头冲着天花板,屏幕只是一片空白。

“阿尔弗!你怎么还在家?”

“我,我只是中午回家休息好吗。”

“早上卖了哪几盆啊?”对方的语气里带有点笑意。

“啥,我听不清?啊?网不好,我准备出门了!”阿尔赶紧按掉了这该死的视频聊天,在内心罪恶感下赶紧出了门。

 

接下来的下午阿尔弗几乎是在忙碌中度过,好不容易浇完了花,然后就有人来定了十几盆小花,接着又不断的有人来问价,看看又走了的人也不少。晚了些又有来送前几天自己撞坏的花的配送车。忙了大半天只卖了200刀,照这个速度下去,完成柯克兰给自己的任务还是有蛮大压力的。

傍晚回家的路上阿尔弗只觉得晕晕乎乎,连进酒吧的想法都被疲劳吞噬了,自己一个体力那么好的人都能给累到,那柯克兰是要对花抱有多大的热情。赶快回家随便煮了点什么,不到10:00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拉开窗帘时,意外的不是正午猛烈的阳光。街道上安静极了,微微的朝霞里还能看见晨星的影子。6:20,阿尔弗已经快一年没有在这个点数起过床了。

——开电脑,熬夜的队友都才刚刚下线,估计都刚刚踏入梦境吧。

——现在去花店?太早了点儿...

阿尔弗在电脑前坐着寻思许久,最后从衣柜里拿出了毕业开始鬼混就没有动过的运动裤出门跑两圈。

脚步和气喘吁吁中,微红的天空就逐渐变成了澈亮的蓝色。

【您的好友粗眉毛邀请你视频】(阿尔弗昨天改的备注)

“阿尔弗到花店没?”视频对面的男人撑着桌子眼睛死死盯着阿尔弗,希望从对方的画面里那个细节来证明自己的猜想没有错误。

“呼呼,我刚刚去跑步了,现在在去花店的路上,哈哈,抱歉晚了点。”阿尔弗有点气喘吁吁,愉悦的心情使他说话时嘴角自然的上扬。

屏幕对面的柯克兰现在十分不想看到这个画面——里面的美国小伙笑的真他妈犯罪般的好看,汗从发间滴落到锁骨,脖子上...柯克兰一时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那么好看吗,嗯?”看着亚瑟脸红红,死死的盯着自己,阿尔弗也不忘乘机调戏一下,他勾起嘴角。

“滚,你赶快去花店啦,记得今天去把插花拿去卖,别明天就要死了。拜,我忙去了。”这次轮到柯克兰挂掉了这该死的视频电话,与此同时有些东西在亚瑟的心里开始萌发。

 

 

06

一位妇女止步在花摊前,阳光下的玫瑰花真的棒极了,花瓣就像是强光下照射的宝石,透亮又鲜嫩。

“女士,要来支玫瑰花吗?”他笑着问道“这个是我们老板自己种的剪枝下来的,特别漂亮吧。你可以闻一下特别香呢。”阿尔弗一连串的介绍,和将人吃的死死的笑容让这位女士觉得不买还真不太好。

“我买一束吧。”

......

“Hey,弗朗西斯!”阿尔弗叫住了那个穿着正装的法国人“去哪啊,穿这么好?见马修啊?”

“啧,小阿尔这儿卖花啊,真辛苦,哥哥来支持一下,玫瑰多少钱啊?”弗朗西斯故意的略过了后面的问题,既然要买花,阿尔弗心里也明了。

“既然你执意要支持我一下,15刀一束。”阿尔弗故意抬高了价,期待着法国人下一步的举动。

“要不是我赶着时间,我就把你揍一顿,你以为我不知道柯克兰家的花只要十刀一束吗?”弗朗西斯果然是要去约会,心情好的很,掏了钱重重拍在阿尔手里“算是哥哥资助一下刚步入社会工作的小阿尔吧,拜~”弗朗西斯留下一个飞吻。

“送给你的小马修去!”阿尔用手在空中把飞吻打散。

 

阿尔弗带着最后剩下的两束玫瑰,骑着单车拉着卖空的花架回花店。一位老奶奶喊住了他。

“小伙子,我买束花吧。”老奶奶朝他挥手。

“好啊,这两束算是挑剩的,一共买你一束花的价格吧。”

“小伙子真好,早上看到你跑步的样子就想起了我老伴年轻的时候,和你一样活力哈哈哈好啊!”老奶奶拍拍阿尔弗的背“早点回去吧!”

 

终于清空了原本慢慢的一车子花。阿尔弗打开手机前置,在空的花架前自拍了一张发给亚瑟。

【厉害吧,我买完了。】哈哈哈哈

画面里的男孩微仰的下巴,夕阳的光将它勾勒成美好的线条。薄唇和亮齿,嘴角勾起的弧度尤为撩人。含着笑意的眼睛就像致命狙击枪瞄准时的红点,薄薄的屏幕根本无法起什么防御的作用,稳稳的英气逼人。如果这是一张动图,感受一下那上挑的眉和笑容,再看快速落下的夕阳无声改变一切物体的影子,那看了的人都会猝死过去吧。

此时还有谁会去看那个他身后空了的花架子啊。

阿尔弗也觉得自己给亚瑟发自拍的行为非常可耻,毕竟亚瑟肯定会因为那么帅的自己脸红的嘛,他甚至一度想去撤回,不过发都发了,想想屏幕那边的人脸红的样子也是很可爱的。

也不出阿尔所料,亚瑟先看看左右有没有熟人正盯着自己的举动,然后点开大图保存,再将这张图的聊天记录删掉,这一系列做下来脸已经微微发烫。给自己一个正当的理由保存,这个人是自己临时店员,自己要有一张对方的照片。柯克兰勉强说服了自己。

07

每天工作完就去酒吧和朋友聊聊天,坐个一个小时,回家打会儿游戏,10:30前就踏进梦乡,然后早晨绕着社区跑两圈,刚好绕到花店时透透气,大口大口地呼吸一点草木和花的香气,浇浇花,等着店长给自己打个电话......这就是接下来的几天,还有就是闲暇时打电话去给柯克兰请教一下店里不同的花的种植方法。

除此之外,最让阿尔弗震惊的莫过于亚瑟的几本手写笔记了。印象尤为深刻的莫过于那本和玫瑰花有关的笔记,从品种到剪枝,从播种的要点到玫瑰花茶、玫瑰花糖的精细制作,那本精致的手写笔记里都有详细的介绍。阿尔弗感叹这里的一切——柯克兰先生亦或是这些笔记和他的花儿们。

从开始帮柯克兰卖花的第五天,阿尔弗卖花的钱就顺利超过了柯克兰要求的罚金。第七天时阿尔弗已经有了额外的380刀,刚刚好可以去摩托车行把修车的钱给了,然后开车去兜兜风。

盘算着,阿尔弗心里就美滋滋的。

08

阿尔弗到了修车铺子里,正好好检查(或者说欣赏)着修好的摩托,柯克兰又打电话进来了。

“那个,阿尔弗你方便来车站接一下我吗?如果太麻烦就不用了。”亚瑟的声音细细小小,刚说出口又想收回。

“当然可以!”

 

“亚瑟好久不见啊!”在亚瑟站在来往的人海里左右寻找着阿尔弗时,对方从自己的身后跳了出来。

“嗯,现在刚好6:00了,我本来打算去看日落的,不知道亚瑟现在想回家休息还是一起呢?”亚瑟正要开口说什么,又被美国人的提议打断了,美国人总是有很多意见,而且偏要马上说出口的那种。

“啊...”亚瑟有点儿茫然,两个人去看日落?啊啊啊,自己在想什么!

“那就走吧!”阿尔弗扬扬嘴角,“老板上车。”他恭恭敬敬像是请小少爷坐上林肯加长那样。

可能就是这样,阿尔弗雷德这个美国人是一名街头的混混,但是内心那一份小孩般的可爱却又从没有丢掉过。

“抓稳,”阿尔弗指指自己的腰。

当亚瑟的手刚刚碰上阿尔弗的腰,机车的引擎声震耳欲聋,接下来便是迎面的疾风。

这小子真的是拿着命开车,亚瑟心里暗暗想着,殊不知阿尔弗只是故意秀给自己看。

行驶在沿着海边的公路,太阳已经要贴近海平面了。公路沿着山体盘旋,路上没有什么车,阿尔弗载着柯克兰不时漂移,把速度拉到最大。柯克兰的掌心都出了汗,死死的捏着阿尔弗的腰,生怕要掉下去。

当太阳马上要与海平面接触的时候,阿尔弗把车停在了公路边。

“我听说你之前也是混的挺厉害的,怎么就怕成这样啊,你快把我的腰都抓的和你一样细了。”阿尔弗撩起衬衫,亚瑟的手印清晰可见,不过更为明显的是他的腹肌。

“我才没有怕咧。”亚瑟在自己衣服上悄悄抹掉了手心的汗。

 

悠悠的海风吹着两个人,亚瑟盯着逐渐消失的阳光想着什么,皱着眉头。阿尔弗转过头来看看他,笑着说问他干啥出来看个日落还皱眉头,不开心点。

“嗯,没事,挺开心的啊!”亚瑟突然露出的笑容倒是给阿尔弗的心头一击。

最怕就是平常冷漠、严肃的人露出天使般的微笑了。云霞淡淡的橙色,映在柯克兰德脸上,扬起的嘴角,温柔的绿眸子,没有什么现在这个时刻更美好了。阿尔弗是第一个看过亚瑟脸红的人,也是第一个在亚瑟上高中之后看过他真心笑容的人(之前就太过久远了)。

这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可以说是一支昆虫突然被流水卷走,又像是千万人群中突然中奖的幸运儿,或许有人喜欢叫它悸动。

阿尔弗盯着亚瑟看了会儿,亚瑟收了笑容,学着阿尔弗的语气说“看那么久?我那么好看吗?”

“是有点啊。”

话说完了,深吸一口气想指着阿尔弗说什么,偏偏此时找不到罪名可安,反而自己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就像初恋被调戏的姑娘...他极力掩饰然后翻了个白眼。

 

他们坐在公路边的护栏上,脚下20m是礁石,头顶是布满彩霞的天,还微微泛蓝。前方是烫了金的海平面以及橙黄色的太阳,身后是山,身边是未来的命定之人。一切就像是一颗有着五彩糖纸的玫瑰花糖,浪漫和甜蜜都即将由着糖纸揭开而展现,从缝隙中溢出的点点玫瑰花香已经引来垂涎。

 

上篇番外:

【亚瑟!我这仙人掌是死了吗?】

【图片】(阿尔弗家里阳台上三棵已经枯死的仙人掌)

[死了,仙人掌都养的死的话,我有个建议。]

【什么?养什么比较好???】

[建议养假花]

【???】

 

 

 

注:

文中【】阿尔弗的话

文中[]亚瑟的话          }信息中。

 

FIN:

走肾的一篇文....希望大家喜欢吧,肝了我n天了...

大概这会是一个系列【花恋】都是有关花店设定的,除了这篇玫瑰花糖还有另一篇设定很ging的!!!大家就好好等着我换个肾,回来肝吧!感谢脑洞支持:伏伏(这个人和我专业挖大坑),还有师傅傅T酱的小指导。也谢谢所有喜欢这篇文的你们,谢谢【深深鞠躬】


同时对于被和谐的那段表示无能为力,我已经查了一个小时那一段的敏感词了,我分开发的时候就都可以发出去,但是只要全文就发不出去了,再次抱歉。

评论 ( 22 )
热度 ( 88 )

© C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