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
绑画/伏田

【米英】玫瑰花糖(下)

#[全文]微博             /             [上篇]

#混混米×花店英

文/Cindy

01

天黑之后,摩托车上坐着两个人。吹着海风,车速不快,至于旁边的景色都过得很慢很慢,时间一点点从布满星星的海边,风里混合海与山的味道——逐渐变得喧嚣,汽车,灯光,刚好赶上的小雨也带着些清新的气味。

雨色中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雨打在头盔上模糊了实现。雨雾中的各色广告灯牌极为梦幻,各色彩光给细细的雨滴一次次染上颜色,带上颜色的细雨像极了用细彩笔勾勒的画在墨水未干前被轻轻一抹,交错的公车电缆线就好比这幅废了的画作扔入垃圾桶又被人拾起抹平的痕迹——安静地,想着,想着......

摩托车转入那个熟悉的转角。

“你送我到花店干什么,我晚上又不在这过夜!”柯克兰戳了下阿尔弗的腰。

“你又没说你家在哪...”阿尔弗有点儿委屈兮兮。

“W 9th St 1066...”

“哈哈,我家在 S Olive St 808同个街区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你平常几点起床?”

阿尔弗一时没话说。

摩托车又拐了几个弯。

“你那个没什么漏东西...那个我是说忘了什么...在我店里吧?”下车时柯克兰站在车边一会儿,才挤出这句话。

“啊?没有呢,我今天都检查了一次。”

“那...你这几天...挺累的?...那啥的就幸苦了。”依然是一别一拐的,明显在想说些什么却被内心反复思考而咽回去,有说些什么不让气氛太尴尬。

“哈哈,我这么厉害怎么会累,别担心啦!”路灯的光透过黑色的头盔,也或许是在亚瑟脑海里留下了很印象的原因,少年的笑颜清晰。缓解了几秒亚瑟心里的深紧张与尴尬,却又跌入深处。

又不是表白,柯克兰放轻松点。他自我安慰道。

“你,明天,打算干什么?啊...我是说...你有工作吗...不是我...想叫你来店里帮忙。”柯克兰在脑海里打了一次又一次草稿,明明母语英语的人却把一句英语发音在脑海里过了好几遍,说出来时又不再是脑子里所想的了,不出意料的结结巴巴。

“额,”这个字蹦出阿尔弗嘴边时柯克兰尴尬到想直接跑掉,“都没有欸,如果亚瑟有需要,我随时可以来帮忙啊!”阿尔弗没很自然没理解柯克兰的真正想法,毕竟柯克兰说那么粗略,一般人也一下想不到那么多。

“我是...说,你愿不愿意来...我花店...工作,我我...没说要你来,你这种混混,我也不想要!好啦,明天见!”柯克兰转身就走,几步后又跑回来还头盔,急匆匆又跑了。生怕被阿尔弗逮到,说些什么拒绝自己或者不愿意的话。

阿尔弗看着对方的背影,实在忍不住扬着嘴角笑笑。

真是可爱,为什么不愿意呢?都说了明天见啦。

“好啦,明天见,晚安!”柯克兰准备推开公寓楼门时,隐隐约约听见了阿尔弗的话,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也不清楚是在笑自己刚刚结结巴巴还是一点点愉悦所致。

02

“早啊柯克兰,”阿尔弗雷德在滑板上来了一个带板跳内转180度,加上一脸笑容却撞上了柯克兰一脸黑。“怎么又黑着脸啊。”他本来还想再炫两下,最后还是知好歹的从滑板上下来。

“你前几天,怎么浇花的,你看看这些全部都被你浇太多,泡坏了梗。”

“啊?我...不记得你说的啦,哈哈,没有干死就好啦!”阿尔弗挠挠头,尴尬的笑着。

“而且亚瑟这么厉害肯定可以救活的!”为了从柯克兰已经拧在一起的眉毛里逃出,阿尔弗又附上这句话,弄得生气的英国人哭笑不得。

03

一天下来的工作似乎比平常轻松很多,柯克兰负责打理,阿尔负责与客人交涉。这样分配工作完美的利用好了亚瑟的一丝不苟、细致的英国人作风,和美国人的热情开朗。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阿尔弗雷德的工作态度是如此之好。从笑容开始就将人死死抓牢,简单的几句闲聊就可以充分的理解你的想法。就凭阿尔弗的高颜值和优质的服务,每天卖出的量又比平常高出不少。

和之前飙车飙车撞坏店铺的哪是一个人。

 

门锁的声音紧接着花店老钟傍晚六点的报时,结束了今天的工作。

下班后,阿尔弗也总可以找到理由带着亚瑟去兜风。

每一天,每一天,都是如此......

04

依旧是一天下班...

“亚蒂去喝两杯酒吗,看看你每天都过老年人生活,真的无聊死了。亏你以前也是个混的。”

“哇,谁告诉你的,我一直都很绅士的,那种事情我...我没做过。”柯克兰边锁门边转头装作一脸质疑的看着阿尔弗。

“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你都认识吧。还有你这个表情真的装的很不像,”阿尔弗更为夸张的学了学亚瑟斜着眼的动作,还比划着眉毛。

“F,你怎么跟着这群家伙混...”亚瑟看着阿尔弗作怪的表情就想揍他,“三,二,一...”他给出警示性的倒数让阿尔弗停下,没有结果之后一肘子怼上了肩膀,惹得阿尔弗吃痛的叫。

“脱臼了啊,轻点啊。”留下阿尔弗一个人委屈的揉着肩膀。

“走啊。”

“去哪?”

“你不说去喝酒吗?我也快一年没怎么碰了。”

 

酒吧依旧那么热闹,久违的喧嚣把二人从那个全是花花草草的世界带入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失控——充满酒精,彩光.。

“哟,这不是柯克兰吗?”弗朗西斯擦着玻璃酒杯就凑了过来。“怎么这是你的男友吗,不错嘛,小阿尔!”

“你他妈的,没被我打够吗,才...”亚瑟下一句正要说出什么否定的话,被阿尔弗打断“两杯威士忌。”

弗朗西斯转身回去拿酒前抛出一个微妙的笑容,柯克兰果断竖起中指,翻了个白眼。痞的气质瞬间溢出。

“诶呀,不像你嘛,亚瑟。”阿尔弗虽已经听说,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亚瑟撑着桌子咧咧嘴,“没办法,见到这些人就这样。”

 

弗朗西斯很快拿来了酒,低头在阿尔弗耳边说了什么。

“你的小男友喝了酒,之后你可要负责。哈哈,之前他都不怎么喝酒,何况这是威士忌。”

“还没呢,谢谢提醒。”当他俩两句话说完,亚瑟已经喝下去一大口酒,许久没有接触酒精的柯克兰差点呛到。

“别,你别那么猛吧!”

话音未落,柯克兰又是一口。

阿尔弗看着眼前这个不太一样的柯克兰先生,有点发红的笑脸,薄唇,漂亮的脸,眼睛,怎么会有这么悦目的人。握着酒杯的手,没有很多肉,白皙且节骨分明,玻璃酒杯里液体晃动。阿尔弗偷偷一点点瞄着,说实话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现在和变态没差。

酒吧的音乐在柯克兰的耳中愈演愈烈,几近猖狂的霸占了大脑神经,一些混乱的词语被酒精逼出。

“............去死......混混,狗娘养的,你,,,阿尔,,”柯克兰说了好多谁都听不懂的东西,突然安静了。

那双绿眼睛死死的盯着阿尔弗。

美国人,怎么,会那么好。蓝眼睛,笑容,还有语气,以及蠢。都好喜欢。该死。

酒精充斥下,脑内仅剩的几个字眼,全都被这个叫阿尔弗雷德琼斯的男人占有了。

昏天暗地里,阿尔弗手上那杯酒精就像一杯毒药,在每秒都要变换一下的暗色灯光下却如此诱人。

“你怎么老看我啊,是不是喜欢我啊。”阿尔打趣到。谁知道挑起的嘴角就如同被扣动的扳机。

下一秒柯克兰摇摇晃晃的从椅子上起了身,差点摔下去又被阿尔弗拉住。

“我,就是,喜欢你,别太了不起了,我喜欢你,怎么样,啊?!什么意见那么多啊!”亚瑟逼近阿尔的脸。然后抡起拳头就是往对方脸上一拳,倒真是懵了阿尔弗。

“厉害吧,有人喜欢你就厉害吧!”上来又是一拳。

果然传言不虚,柯克兰瘦瘦弱弱,打人是真心的吃疼。阿尔嘴角挂着点血,却在笑,怕是疯了。

亚瑟举起杯子就往下摔,弗朗西斯跑过来连接两个杯子,脸还被亚瑟踢了一脚,场面极度失控。

“阿尔弗拉住他!”弗朗西斯的头发上都是柯克兰倒的酒,尽力拦着亚瑟不让他往吧台去。

“给我滚!去你娘的!阿尔弗...”他眼前突然一黑就倒下去了,一双他想够到的手迷迷糊糊消失。

 

05

早上起来的时候,柯克兰第一反应是上班要迟到了,到时阿尔弗就比自己先到了,这太难堪了!

从床上蹦起来的时候,刚刚脑子里想到的那个人就在自己眼前,一切让亚瑟大脑一片空白,缓了20秒才加载出昨天的事。

“阿,阿尔弗,我们?没?”他背对着阿尔弗,内心极度纠结着。

“Nope.”阿尔弗小心的从锅里倒出煎好的蛋,再从吐司炉里夹出面包。

“那个,我有摔东西?”柯克兰小心翼翼的问。

“Yep”

“摔坏了多少?”

“没坏。”

“那?我有干什么出格的事?”亚瑟低头看看自己已经换好的睡衣,幻想一遍裸奔以及各种行为...

“Nope.”阿尔弗把装好早餐的碟子放好在桌上。盛出牛奶。

“那?有别的什么吗?”柯克兰小心翼翼的问,他感觉床微微凹陷了一些。

“你说你喜欢我哦,亚蒂,是吗?”阿尔弗贴近柯克兰的耳边,柯克兰先是吓到一个冷颤,接着就立刻脸红起来。

“鬼!不可能,你傻吧,你肯定喜欢我,然后故意编的,我怎么会和你表白!”说话的人也惊叹自己第一次能在这样的环境下,以这个语速讲话,同时手忙脚乱,连滚带爬裹着被单从阿尔弗身边跑开。

“那好吧,我本来都打算答应你的,那我,我去花店等你啦,早餐放好啦!”阿尔弗看着脸红的亚瑟心里有数,就是要说这番话来刺激刺激亚瑟。

两个月来亚瑟对阿尔弗的那些小心思,美国小伙子全都看在眼里,怎么会不知道。

“啊!?你走吧!”柯克兰一脸不在意,红透的脸却出卖了一切。

“你真的不喜欢我吗?”阿尔弗一脸委屈。

柯克兰没有说话,他的思绪就和手里翻来翻去的一盘糖一样,零零散散,有强烈的力量侵蚀着自己的某个部分,他现在多么讨厌他自己的性格。

“那好吧,我来表白亚瑟吧!”已经准备拧开门走人的阿尔弗突然从门口不知道哪里拿出一束花。

“亚瑟柯克兰先生,和我交往好吗!”阿尔弗看着惊讶而且不知所措的亚瑟,笑容微妙变成了出声的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现在超可爱!还有,这可是我第一次和人表白哦,你要是拒绝我会很难过的,就和你刚刚皱眉头那样><”

亚瑟先是点点头,然后当注意力集中到那束花上时...

“?着花是店里的?还有?你怎么包的,我不是才教你嘛!?”他还想指责阿尔弗一番却被牢牢抱在了怀里。

06

“我给你学学你昨天是怎么说的。”亚瑟冷静下来吃饭之后,阿尔弗还在旁边聒噪个不停。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就了不起啦!!啊!”阿尔把自己拧成怪异的扭曲状,狰狞着表情说。

“你停!”亚瑟顺手拿起盘子里的糖就往阿尔弗脑袋上扔。

“柯克兰先生,这可不是绅士的作为哦!”

“你!!”

 

“亚蒂?这是你做的吗,玫瑰花味好香啊!”阿尔弗端详着亚瑟扔过来的糖,糖纸很可爱是小泰迪熊,有点粉粉的糖果颜色可以看见那么些许。

 

“嗯,玫瑰花味的,你可以试试我的手艺,绝对很好!”

“英国人,的食物都不是不太好吗,而且从你那个坏了的烤箱以及炉壁ummm”阿尔说是这么说,拧开糖纸就吃了。

阿尔弗不是很爱吃糖,但是还是给予这款柯克兰自己做的糖最高评价。

“好吃,我拿两颗了。”

玫瑰的味道充斥口腔,甚至和酒精一样上脑,一瞬间还会让人认为掺了药的好吃。没差,换了另一个成分,叫情。

07

花店的生意不错,阿尔弗租下了花店隔壁的小店铺,开了个小乐吧。闲时有点小酒,谈谈吉他,和亚瑟像高中生初恋那样幼稚的打打闹闹。还有我个人最喜欢的就是柯克兰先生自己做的玫瑰花酱和玫瑰花糖了。

 

最后

有一年夏天,阿尔弗提出要带着亚瑟去兜兜风,去之前看日落的地方...

“都落完了哪还有啊!”柯克兰嘀咕着就被拉上车。

机车快速的从川流的汽车间穿过,所有都被抛之脑后。

停下车时,烟花从远处的岸边升起绽放。

慢慢地,悄悄地升上天空,然后突然变成无数的星星点点。

紧握的手,轻轻触碰的唇间。

像烟花一样短暂,又糖的甜香那般难以散去。

戒指,求婚,所有都以省略保留。

END

再一次感谢各位天使♡

评论 ( 19 )
热度 ( 76 )

© C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