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
绑画/伏田

【米英】Elapsed

cp\米英

-那些逝去的一切。

 

#角色死亡+血腥情节

#点文 @深情注视の澈森 

#复健文,那么有什么问题都评论见啦。

阿尔弗先生是一名画家,小有名气,开朗而又随性的。会的东西太多,画画只是其中出色的一把刷子,和大多数美国青年那样的性格,之余有时还加上艺术渲染下的疯癫。

亚瑟柯克兰,冷静、严肃却灵变的警局侦探。不算是什么神探,但至少在这个麻烦事不少的小城市里破案立了不少功。

亚瑟柯克兰经常是画家阿尔弗的作画对象,当然也是他可爱的小男友。

 

阿尔弗执笔细细的调和着颜色,落地窗前的人在静静琢磨着最近一起没破的案子。窗外黄色红色的叶子有随着风在飘落,来往的车流阿尔弗一笔带过,之上是远处的高楼,衔接着天空。把焦点拉近,逆光下用深色画出正安静看着资料档案的人,抬起手准备翻动纸张。纯纯粹粹安安静静的下午,咖啡的浓香弥漫,一直,一直到太阳下山,夕阳染红房间。

“这幅画,画好就挂房间这儿吧”他指着房间一面空荡荡的墙,“喜欢吗?”

“画的丑死了。”柯克兰有意说着。也是要是柯克兰会说好看就对不起他的性子了。

 

油滋啦啦的在锅里响,阿尔弗也知道在这个时候能让自己的小男友缓缓地只有他那手优秀的烹饪技术了。番茄浓汤的香气逃出油烟机,鱼排火候恰到好处的微微金黄。

“那个老奶奶失踪之后只发现尸体的案子?还没点着落?”阿尔弗给他端来晚餐,点上一个小蜡烛。

“浪漫吧?”男孩子眼睛笑盈盈的,即便透过眼镜还是透彻、漂亮。笑起来嘴角上扬那一下才让柯克兰有些沉重心情稍微放松。“来,你最爱的鱼排。送给厉害的侦探柯克兰,辛苦了哈。”

阿尔弗弯腰悄悄给紧皱的眉头一个吻,安静的晚饭,配着灯光、车的喧嚣还有时钟滴答。阿尔弗知道每当遇到一这样让柯克兰苦恼的案子,所做最好的帮忙就是保持安静。

 

周二的下午,警局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好几次无非都是些小事情。晚些时,勒布朗接了个电话,她的圆珠笔抖着在纸上写下什么,马上起身就出去了。走到了刑探办公室的门口突然停住了,今天下午只有柯克兰一个人在岗,正收集着老奶奶失踪案的资料。她深吸一口气,开了半扇门,把头伸进去“柯克兰,这里有个案子去看下。”

“在哪?”

“隔壁大学的画室。枪击身亡,自杀和他杀都不确定。”

“阿尔弗那个?”柯克兰跟随着快步下楼梯。

勒布朗的心突然空荡荡,她不知道要是把纸条给柯克兰看会发生什么。

“嗯。”她回应及其小声。

“给我看眼纸条?”

柯克兰拿过纸条,白字上圆珠笔写着的阿尔弗雷德琼斯,已经死亡。几个字孤零零,晃眼。

“同名吗?”柯克兰小声的说了句“应该不会,如果有同名的人他绝对会早都在我面前提过了。”

“柯克兰先生,你行吗,要不我打电话叫Leo来?”勒布朗小声试探着说。

“没事。”

警车穿梭过两个街道,世界一样的人来人往,叶子、行人和建筑还是那样光彩。柯克兰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应该想什么。对于那个老人的案子是一筹莫展,各种可能性早已在脑子里一遍遍假设过,一一排除,他又在想着什么,但是是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怪人。

 

“他,他就在楼上,我,我刚刚回画室拿画板他就躺在,那,了。”一位阿尔弗的学妹脸哭的都花了,双唇颤抖着,抽泣声让话语断断续续。

亚瑟走进过无数次这个画室,今天这一次好像也没什么不同,只是人多了点儿。不挺正常吗,每次命案现场不都是这样?他心底暗暗想着。

上了楼梯先是那张周末才见过的画。还有那个熟悉的人躺在地上。

这种血腥的颜色见多了,恶劣的染红了大片地毯,还有的自私的喷溅在那副漂亮的画上。楼下女孩的哭泣声有点儿歇斯底里,柯克兰不耐烦的皱了眉头。白手套小心拾起那把不远处的手枪放到小袋子里,绕着可怜的尸体转了两圈,走到打开的床边。

“走吧,谋杀,窗口跑的。”他甚至没有过多的话语,脱下因为手枪上一点点血染上红色的手套,转身就离开了。

楼下哭的现在不止有那个女孩了,还有阿尔弗学校里那几个刚跑来哥们和同学。柯克兰穿过那稀稀拉拉的一小群人。

打开车门,关上。

那些啜泣声还有议论声通通隔绝了,真是安静舒服。

 

“柯克兰,你还好?”平常一向是说话没点儿分寸大大咧咧的美国同事小声的问道。

“啊?我没事嘛,平常一桩命案而已,只是杀人犯太差劲没什么好细细看的我就回车上了。”他平平淡淡道。

 

晚些,柯克兰又想办法找到了一些那个困扰他几天案子的蛛丝马迹,他最后一个人离开警局,冰冷的空气冲入鼻腔,真是冷,可惜咖啡店都关了门。他一遍遍想着那个老人失踪案子可能的每个画面。最后回到家,疲倦地倒在床上就睡了,睡得死沉沉。

 

“柯克兰?你没事吧,我给你打好多电话都没接?你到殡仪馆看看阿尔吗?”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急,此时亚瑟的脑袋才从睡梦里缓回来。

“我,我没事,就来。”蓬着头发,看了眼空空的厨房,披上外套,向屋里说了句“我走啦!”然后晕晕呼呼发现没带车钥匙,又回去拿。

“怎么不给我开门?你在洗澡?”他对着空荡荡的房子说,然后拿着钥匙出门了。

一路到警局,意外的没有堵车,在楼下咖啡店买了个面包和咖啡,紧接着遇到了同事。

“欸?柯克兰,你不是去那?啊?你,要不要休个假啊,我和局长说下?”

对方结结巴巴的一段话反正柯克兰是没理解什么。笑着回应“早啊。”然后转身进了警局,留下同事一人惊讶以及眉头微皱。

 

“他分手了?”

“打击太大?”

“我觉得他应该休段时间的假吧。”

“英国人,就好像福尔摩斯,侦探式的疯子思维,没人知道他想什么。”

 

同事小声议论着,柯克兰的手机不停的响着,各种信息发进来,他是一条都没心看。干脆关机。

“柯克兰,我觉得你该休息会儿,那个案子我会转交别人。”有人小心翼翼打开门。

“我没事!我什么事都没有,麻烦你别来吵我行吗?”很少暴躁的柯克兰今天却例外了,他基本上是吼着的。

“我说...”那位同事想说今天今天下午是阿尔弗的葬礼,但是柯克兰很快打断了。

“这个案子我接几天都没明白,就别打搅我了好吗?求你了!”他突然发现刚刚自己写的假设存在巨大的漏洞,抓起桌上刚刚列下的可能又揉做一团扔入垃圾桶里。

 

“别进去打搅他,他已经疯了。”同事摊着手,无奈的和另一个准备进去安慰安慰的人说。

 

又是深夜,晕晕呼呼的回到冰冷的床上倒头睡着,空气冰冷凝固,双人床的被子厚重而且藏满了冰冷。

两三个日日夜夜,终于这位警探先生在画满连线纸上推断出了最有可能的作案结果。又一番忙碌证实了猜想,锁定了嫌犯。剩下就已经不是他的工作了。

柯克兰晕乎乎回家,从花洒喷洒的热水将这几天的疲倦洗去,空荡荡的冰箱让柯克兰皱着眉阿尔弗这小子跑哪去了?他开了一听孤零零躺在冰箱里的可乐。液体里躁动的二氧化碳让柯克兰眉毛皱的更紧了。

阿尔弗不买,那我去买咯。

他这时才把手机的网络打开,吵人的信息一股脑的出现。

 

他决定先看会儿这几天的信息,看看那个叫阿尔弗的家伙有没有更自己说去哪了。

 

阿尔弗没发信息,一条都没有,最后一条是阿尔弗周二早上发的。

【家里冰箱空了,我下午去买,小亚蒂要吃什么吗XD】

 

下面一条是邮件

【我们尊敬的会员,我们汉堡店又打特价了,您是否考虑这份特惠的双人汉堡套餐呢?活动仅限这个周末哦!】

柯克兰有些纳闷为什么阿尔一直没有给自己发信息,不过他还是决定先把这条特惠信息转给阿尔弗,他点击【分享】【选择联系人】准备翻找之前他喝了口可乐。

 

突然整个世界突然变色了,灰暗,阴沉,只有碳酸饮料的气泡在唇齿间作响。

他?自己不是刚刚接了他的案子,他躺在血里可怕的样子。

他的葬礼...

枪击案的受害者叫阿尔弗雷德琼斯。

脑海里一帧帧出现他的脸,他蓝色漂亮的眼睛,嘴角微微上扬,和脸角英气的弧度、他的讲笑话时大笑丑死的表情,还有那个瘆人的躺在血泊里的样子。

柯克兰的心就像是被恶魔拿着小刀一丝丝划开,一缕缕掏空。

随即绿色的眸子失去焦点,他抽搐着嘴角,哭的撕心裂肺。

 

那个快餐店会员,柯克兰才不会去注册这种汉堡店的会员。

记得一天,阿尔弗拿着一大袋打包的汉堡跑回家。

“柯克兰,你猜这么多多少钱!!!就在那个你之前说还挺好吃的汉堡店买的!”

自己当时是愣住了,想骂他买那么多汉堡回来谁吃啊,但是那个笑容就像可爱的小孩拿了很多糖那样...怎么忍心?

“十英镑?”

“四个大套餐才五英镑!!!”他像发现宝藏那样“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开了会员,只有今天会员才可以打六折!一个邮箱开会员只能拿两份,我就拿你邮箱开了,我就买了四份啊!。”

 

一切一切都变成模糊的电影在柯克兰脑海里回放,回忆一次比一次变淡。本来还能想起他的语气,当时激动时夸张的肢体动作,还能想起来那天他吃的津津有味的表情,再一次想,却什么都抓不住了。

眼泪从眼睛里溢出时他嘶吼着,自己是有恶魔的冷血吗?这可是那个爱你和你爱的人。他想拿起什么砸到地上,手颤颤抖抖没拿起就花瓶,它就滑落到了地上。四分五裂,已经干枯的玫瑰孤零零在溢出的水中,可是再也无法变回艳丽的样子了。他冷笑自己。

 

那个人在房间里仅剩的一丝丝气息,柯克兰用力深吸气,哭的心如刀割都要记住,记住那个柠檬洗发液的味道,那些衣服之间阿尔弗独有的味道。

 

 

他起的特别早,因为要今天要自己煮早餐了。一通手忙脚乱之后才弄好了早餐。

阿尔弗看了肯定要夸我厨艺还不错吧。他鼻子有点酸。

叉起金黄的煎蛋,咸到苦的口味...自己干笑自己之后就整盘倒掉了。

 

他在镜子前仔细把头发捋好,披上风衣,顺顺领子。

低着头,脚步匆匆穿过街巷,买了几只漂亮的白色玫瑰花。

墓园里空空荡荡,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花陪着可怜的他们。

风把他的眼泪抹去了,之前捋好的头发也吹乱了。

 

 

来往市中心的街道上,他转了个身,舔舔冬天里干燥的嘴唇。

勾起的嘴角,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亚蒂,嫁给我吧。”

然后从大衣下掏出一个戒指...

眼泪在眼中模糊,路灯越来越亮。

 

迷迷糊糊的,然后呢,梦就醒了,

梦没了,他和他的世界也消失了。


评论 ( 10 )
热度 ( 72 )

© Cindy | Powered by LOFTER